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梦】(7.12)【作者:缅怀】
【梦】(7.12)【作者:缅怀】
字数:5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淫狱(十二)

           ——黄昏——八月七日星期日

  奔驰车缓缓地停在冯可依的住宅前,车内响起一阵密集的「咕叽咕叽」声,鞠启杰正快速地律动手指,在冯可依湿漉漉的阴户里激出一股股四溅的爱液。
  「回家前,再让你快乐一次吧!可依,把屁股给我!」鞠启杰抽回湿淋淋的手指,淡然说道。

  「啊啊……是……」目光落在后视镜上,冯可依发现鞠启杰的私人司机正面带淫笑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一阵羞耻,紧咬嘴唇,爬上后排座,把火热的脸颊贴在车窗上,慢慢地抬高臀部,对准身后的鞠启杰。

  只听「噗」的一声,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被拔了出去,「啊啊……」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呻吟。鞠启杰取出的是一根晶莹剔透、闪着七彩霞光的水晶电动假阳具,是他送给冯可依的礼物,让她每天自慰时,在肛门里使用。

  「用手把肛门掰开!」鞠启杰在浑圆的臀部上拍了一记,命令道。

  「是……」冯可依发出一声温顺的低吟,两只皓白的手臂绕到身后,放到臀部上,修长的手指颤抖着分开臀沟,无名指上闪闪发光的婚戒与红艳幽深的肛门汇成一道异常淫靡的风景。

  鞠启杰牢牢握住冯可依的臀部,用力挺动小腹,巨大的肉棒毫不费力地插进宛若开花的肛门里。

  「啊啊……」眼前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妈妈领着奔奔跳跳的小孩子从车前通过,幸好没有向这边望过来,冯可依惊出了一身冷汗。光着身子在自家住宅前的车子里里肛交,只是想想就羞耻得要晕过去了,万一被同一栋大楼的人发现了,简直不能见人了,冯可依想着自己的惨状,一时间,受虐心狂炽,身体一下子变得火热无比,被淫狱的火焰点燃了。

  「啊啊……啊啊……」待到眼前无人,冯可依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呻吟了,极具魅惑的美臀掀起一波雪白的臀浪,一个劲地摇动着,似在邀请带给她无尽快乐的肉棒向更深处挺进。

  启杰先生,让我疯狂吧!啊啊……啊啊……用力,用力操我……啊啊……请随心所欲地玩弄我吧!啊啊……让我把什么都忘了吧……渴望受虐的身体早已记住了被鞠启杰调教的舒愉滋味,冯可依感到漫无边际的肛交快感快速地袭来,把她吞没。

  在刺激而又强烈的肛交快感下,冯可依不知到了多少次高潮,整个人都疯狂了,不住发出放浪的呻吟,淫荡地扭动着贪于淫乐的臀部。忽然,肛门里的肉棒加快了抽插,龟头一震一震的,冯可依感到鞠启杰要射了,躁动的心里升起一阵不舍,同时还有一种情绪高昂的期待。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股股有力的精液便喷射在肛门深处,冯可依愉悦地呻吟着,满足地摇晃着臀部。射完精后,鞠启杰并没有把肉棒拔出来,冯可依也没有爬下后排座的举动,看起来更加兴奋,樱红的嘴唇不住开合,发出火热的娇喘,腰肢伏得低低的,把臀部更高地翘起来,似在等待什么。

  「啊啊……啊啊……好热啊!啊啊……」一阵湍急火热的液流开始注进肛门里,身子陡然一震,冯可依迷蒙着双眸,脸颊高高地仰起来,哼出一串串愉悦至极的呻吟。这是第二次接受鞠启杰的小便浣肠了,初次被他在肛门里小便时,冯可依简直没羞耻得昏过去,那种被迷恋的人羞辱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舒服吧?可依,给你最喜欢的小便浣肠!」鞠启杰一边放尿,一边兴奋地问道。

  「啊啊……啊啊……是的,我好舒服,啊啊……好快乐,啊啊……」夹杂着急促的喘息,冯可依发出甘甜绵软的声音回答着,心里激动地在想,在启杰先生的车里,用他的小便浣肠,好兴奋啊!看我,快来看我啊!看我凄惨的样子,看我下流的身体……

  在黄昏时分的自家住宅前,被把自己当作玩物来看待的男人肛交,射精后紧接着在肛门里小便,冯可依一边感受着肛门里火辣辣的热度和逐渐被灌满、膨胀起来的感觉,一边想象着加在自己身上超绝的耻辱,不由更加兴奋了,受虐的快感有如浪涛,一波未落,一波又至,冲击着火热的身体。

  鞠启杰心满意足地放完尿,便把肉棒拔了出来。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是担心刚注进去的尿液洒出来,会弄脏车子的羞耻,还是受虐心大做,不想浪费鞠启杰的小便,冯可依拼命地缩紧肛门,阻止尿液向外流。

  一边使出吃奶的劲儿收缩着肛门,冯可依一边维持着臀部高翘的姿势,笨拙地把身子转过来,将鞠启杰那根开始变软的肉棒含在嘴里,喜爱地舔着,细心地清洁着。

  无论在阴户里射精,还是肛门里,鞠启杰都要求冯可依用嘴把他的肉棒清理干净,冯可依一点也没有因肉棒插的是不洁的肛门而心生厌恶,也没有嫌弃上面沾着腥臊的尿液,舌头欢快地缠绕着龟头,舔着马眼,柔软的嘴唇夹紧肉棒,温柔地来回吞吐着,从心底爱着这根能大能小、能硬能软、又好玩又能给自己带来无尽快乐的肉棒。

  嗅着含有鞠启杰体味的肉棒,冯可依感到特别安心,仿佛得到了保护似的,而在心中沸腾的受虐快感也愈发强烈。嘴里的肉棒很快变大了,坚硬如铁,恢复了勃勃生机,冯可依心中一荡,又想要了,抬起朦胧的眼帘,有些羞涩地瞧着凝视着她的鞠启杰,不禁呻吟道:「啊啊……启杰先生,我……」

  「好了,你该回家了。」鞠启杰摇摇头,宠爱地摸摸冯可依汗津津的头发。
  「是……」不情愿地张开嘴巴,吐出巨大的肉棒,被拒绝的尴尬感包拢着冯可依,一张俏脸羞得通红。

  瞧着冯可依不情不愿却又毫无办法的柔顺模样,最妙的还是伴随着浓浓的淫情、挥之不去的羞耻心,一丝笑意从鞠启杰冷漠的脸上升起。这是最吸引他的地方,每次玩弄冯可依,看着搅拌在羞耻之中的美人妻,哪怕凌辱多少次了,鞠启杰都有一种新鲜的感觉,就像初次那样愉悦爽畅。

  「可依,想怎么回去?就这样光着身子回去吗?」鞠启杰双目含笑,一边扎裤带,一边问道。

  「啊……」冯可依吃了一惊,鞠启杰的弦外之意不难揣测,分明是想要自己光着身子回家。

  我应该服从启杰先生的命令,可是……虽然太阳西落,已是黄昏,昏暗的外面几乎没有行人,不过,出入住宅必须经过入口处的大楼管理员窗口,想到从窗口经过时,每天都会聊上几句的管理员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时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冯可依不由不寒而栗,连忙向鞠启杰央求道:「啊啊……启杰先生,饶了我吧!无论什么衣服都行,不要让我一丝不挂地回去……」

  「让世人知道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夫人是个暴露狂还有些早啊!可依,你穿这件吧!」鞠启杰端详着冯可依受惊的面孔,微微一笑,递给冯可依一个纸袋。
  「是……启杰先生,谢谢你。」在狂喜下,冯可依在鞠启杰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打开纸袋,发现里面装的是一件深紫色的乔其纱吊带短裙。

  「快点穿!」见冯可依没有动作,只是出神地看着短裙,鞠启杰不耐烦地催促道。

  「是……对不起,我这就穿。」因为是乔其纱的面料,短裙非常纤薄,朦胧透光,胸口还很低,裙摆很短,裙襟上绣着性感的蕾丝花边,冯可依从这件像是情趣内衣的吊带短裙上移开目光,慌乱地答道。

  就在冯可依羞涩地把吊带短裙向头上套时,鞠启杰向他的私人司机递过一个眼神。司机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一个箭步冲下车,一把拉开后排座车门,攥住冯可依的手腕,把赤着脚、还没穿好衣服的冯可依拽下车去。

  冯可依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只听「啪」的一声,同样紫色的高跟鞋被鞠启杰从车子里扔出来,在脚下的沥青路面上打转。冯可依委屈地看了一眼冷漠地看着她的鞠启杰,拾起高跟鞋,撅起裸露一半在外的臀部,把脚套进高跟鞋里。
  「启杰先生,我回去了。」晚风有些大,冯可依向下压着被风吹起来的短裙裙摆,实在顾不上连乳头都要暴露出来的乳峰,羞红着脸,向鞠启杰鞠躬告别。
  「可依,怎么把我送你的礼物忘了?」

  刚走了两步的冯可依连忙回头,看到坐在车里的鞠启杰拿着七彩的水晶电动假阳具,向她挥舞着。

  「过来!把屁股撅起来!我帮你插进去!」

  「是……」随着鞠启杰的一声令下,冯可依低着头走过去,羞答答地转身,弯下颤抖的膝盖,把臀部撅起来,紧身的吊带短裙顺势滑上去,蕾丝花边的裙摆挂在了腰际上。

  启杰先生,快点啊……向停在住宅前的豪车撅起赤裸的臀部,等待车子的主人插入电动假阳具,虽然敞开的车门挡住了右侧,但从左侧的街道,还有自家住宅所在的大楼,如果在这时候出来了人,还不看个正着,偏偏鞠启杰慢吞吞的,一时间,冯可依又是焦急,又是兴奋,在紧张刺激下,阴户一阵收缩,溢出了火热的爱液,在晚风的吹拂下,股间分外冰凉。

  「啊啊……」终于开始插入了,与预料的一样,电动假阳具抵在肛门上,缓缓地向里面深入。因为刚刚浣过肠,浣肠液还是大量酸性的尿液,肛门里火辣辣的,肚子中充斥着着弯不下的胀痛感,肛门里一下子容纳进一个又粗又长的大家伙,强烈的压迫感在肛门和肚子里腾起,冯可依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苦痛,淡淡的眉梢紧蹙在一起,嘴巴向下歪扭地咧着,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这样就好了,不用担心肛门里的尿像下雨似的,哩哩啦啦一路了。可依,拜拜!如果还没满足,就用我送你的礼物自己解决吧!」随着鞠启杰略带嘲讽的声音落下,车门关上了,急忙转过身去的冯可依看到加长的奔驰车徐徐启动。从外面根本看不到紧闭的车窗里面,冯可依不由轻啐一声,怨鞠启杰不告诉她,害她白白担心了那么久。

  「启杰先生,你坏死了,总是想方设法地让可依羞耻,好的,我回去后会好好听你的话的……」眸中流转着娇羞的波光,脸颊红红的冯可依小声地说着。
  直到一溜烟而去的奔驰车从视野里消失不见,冯可依才意识到晚风已经把裙摆吹得撩起来了,和光着屁股没什么区别,连忙压下飞舞的裙摆,向大楼的入口奔去。

  肚子里忽然胀痛欲裂,冯可依只好慢下脚步,一步一步地挪着。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佻的口哨声,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冯可依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冒出一身冷汗,不敢回头看,只能咬紧牙关,忍着腹间的苦痛和被人秽视的羞耻,拼命地迈动脚步。

  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渐渐远去,在离身体最近的时候,冯可依似乎都能听到淫秽的耻笑声,听声音,年纪不大,像是喜欢在外游荡的不良少年,而且还不止一人。冯可依紧张得都要昏过去了,幸运的是,这些人没那么大胆,也许是离大楼太近的原因,而且还是汉州的繁华地带,警备力量太强,只是哄笑一番便离去了。

  危险已经消散了,点着灯的大楼管理员室近在咫尺,安下心来的冯可依倍感方才的一幕有惊无险,受惊的心依然怦怦乱跳着,不由幻想起被一群流里流气的不良少年围住、肆意侮辱自己的情景。一时间,淫荡的爱液源源不断地从阴户里溢出来,沿着大腿内侧流下去,每当迈动脚步的时候,冯可依便感到双腿间一阵湿滑,就像被鞠启杰、周秀雄夹在中间3P时一样刺激。

  短短的几步,冯可依走得非常缓慢,几乎都要站不住了,高潮欲来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摸一下变得硬起来的阴蒂,就会马上跌进舒愉的快感地狱里。
  终于踏上了大楼入口处的台阶,冯可依刚一抬起腿,阴户仿佛漏了似的,一溜爱液直淌下来,淋湿了小腿,「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啊啊……我怎么湿得这么厉害啊……冯可依想擦干净,可是已经走到了管理员室敞开的窗口,只好作罢,羞耻地低下头,快步前行。

  「冯小姐,今天也回来得很晚啊!」

  晚上的管理员是个热心肠的老头,一看到冯可依便热情地和她说话,不过目光有些色,总向女人重要的部位看,令冯可依招架不住,总是脸红心跳、像逃似的离开。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冯可依不住在心里祈祷,不要让管理员发现她,可是,发烫的耳边还是响起了老头沙哑的声音。

  「是啊……」冯可依强做镇定地答应一声,向窗口瞥了一眼,只见老头就像出壳的乌龟一样伸长着脖子,两眼发光地在自己春光毕露的身体上打量着。
  羞死了,走光的地方都被他看到了……冯可依红着脸,匆匆点了下头,连忙迈步离开。

  「冯小姐,回来晚的话,还是不要只穿一件衣服的好,天凉了,容易感冒的啊!」

  老头怪腔怪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冯可依心中一凉,顿时知道自己没穿内衣的事被他发现了,不由在心里恨恨地啐道,这个老色鬼,故意讽刺我,真是为老不尊……

  老头色迷迷地看着冯可依半露在外的臀部、结实的大腿、曼妙的背影,不禁馋得口水直流,直到看不到时才把脑袋从窗外收回来,淫秽地想道,冯小姐打扮得越来越性感了,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啊!听说她老公还不在身边,天天回来得很晚,不知去哪和情人幽会去了……

  忽然,老头想起了什么,重重拍了一下大腿,叹道,我怎么把正事忘了,今晚她弟弟来了,我应该告诉她一声的……

  怀着羞惭气恼的心情继续向前走着,冯可依紧紧压着裙摆,低垂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喘,仿佛微弱的喘息声能引起同楼住户们的注意,纷纷打开房门出来看她似的。摒息憋气地走了一路,终于来到了电梯间,电梯刚好停在一楼,冯可依急切地按了一下上升键,如释重负地钻进空无一人的电梯里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