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3)【作者:一支大屌】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23)【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4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三)

  我躺在他们三人的包夹轮奸中皱紧了眉头,两只雪白的乳房跟着被抽插的身体一荡一荡的如胸前的白浪,随着撞击下体的摆振而跟着晃动着。但我尽量的不去看压在两腿中间的人是谁,也不去想自己心里的感受。只要有阴茎凑上嘴边来了就张开小嘴含住,只要有男人骑到两腿中间来了,就自动分开穿着紫色丝袜的双脚让他插入。也不管塞到嘴里的鸡巴上是否还湿黏黏的沾满了男性的精液和我自己分泌物的气味,就是拼命的放空自己,任由着男生们的东西在我的身体里进出,生怕自己一去注意这些事,情绪就会整个崩溃。

  「噢!!呵呵呵呵,百玩不腻呀!」小伟又在我的阴道里泄了出来,他向后拔出了插在我体内的阴茎,满足的拍了拍我白皙的大腿根,说:「呵呵呵呵,涵琪,你他妈真是个好鸡掰,干几次都还是很肉紧,百玩不腻呀!豪哥不要你还真是可惜。」

  我无力的张着双腿瘫在地上,两眼空洞的看着远方,全身在不自主的颤抖着。肚子里热腾腾的精液从失去弹性的小穴罅缝里溢垂下来,沿着我的会阴流到了我的屁股蛋子上往下滴。我没有理他,失神的转过头去。慢慢的,沿着我的嘴角,从我微张的双唇之中流淌出了几秒钟之前才自阿大的鸡鸡里面排泄到我嘴里的白浊液体来。

  黏稠稠的精浆糊在我的嘴巴周围,我高挺的鼻梁和清丽的眉头上也沾黏了一些他们向我颜射时落在我脸上的精浆。这些白浊的体液左一条右一条的纵横在我的脸上,顺着我面庞秀丽的轮廓放射状的向四边漫流。

  一些精液从我的嘴角沿着我的腮颐垂流到我纤长的颈项上,一些精液漫糊在我的颧颊和双唇上。还有一些他们来不及在我嘴里口爆的精液也溅射在了我的脸上,白糊糊的积渚在我的鼻翼还有人中的周围。不但喷得我脸上一片糊浆狼藉,弄髒了我清丽的脸庞,更弄花了我精心为爱人而描画的彩妆。

  阿大和小伟都在我的身体里射过几次精了,现在只剩下大支的鸡巴还在我的肛门里抽送。在小伟刚把他的阴茎抽出我的阴道之后,大支立刻把我翻过来让我跪在地上趴着,然后再度挺起他的肉棒对准我的肛门,「咕」的一声把他的巨根直插到底,庞大的肉茎一下就撑破了我的屁眼,粗滚滚得瞬间紮实的填满了我的直肠。我「啊」的惨叫出来,霎时间屁股里面变得绷张起来。

  「嗬!嗬!嗬!」我趴在地上紧紧地抓着地毯,痛得哭了出来。我拼命地用力挺胸曲背,撅起屁股,想挪移肛门的位置消纳掉大支粗长的阴茎向前抵进的力量。鲜血热热的从我白皙的大腿内侧流下,惹得他哈哈大笑:「妈的,涵琪,你又被破一次处了!没想到屁眼被干这么多次还会流处女血耶!」

  我不知道为什么被内射过几次的肛门有精液润滑还会被大支插裂,或许是他的鸡巴太过巨大而又粗硬的缘故,又或许是他抽插的动作一直都很粗暴的缘故,又或许两者都是。总之在肉棒整根插满我的肛门之后,大支并没有立刻开始抽送,反而将他的鸡巴深深的埋在我的直肠里,似乎在品味肛门括约肌套住棒体的紧緻感受。火辣辣的疼痛烧灼着我的肛门,我发现这次我的肛门伤的不轻,可能比之前小伟用酒瓶虐奸我的时候还严重。

  绷紧紧的肉壁传来缓缓的摩擦,大支澎起的龟头边沿刮着我的肠壁缓缓地向外抽,我感到原本肚子里的饱胀逐段的消弥,而已紧缩夹住肉茎的肛管又再被渐渐的撑开,到最后剩下龟头的尖端还在我的屁股里,而肉茎前最澎大的龟头沿梗在了我的肛门的外环。我紧缩的肛门口才刚被他像香菇一样的龟头沿撑大,他又一用力将他的龟头挺进了我的屁眼里。

  「啊啊!」我刚紧缩闭拢的肛门括约肌立刻又被他的肉棒顶开,强烈的冲击令我忍不住地张开嘴哀叫。在我还没缓过气来的时候,他又已开始在我肛门里抽送。大支粗硬的肉棒还是在我紧窄的肛门口抽插,他用巨大的男根摩擦着我括约肌段的肛道进进出出。而我抬高的肛门位置正好方便他利用重量往下插!

  巨大的龟头用力一挤,塞入了我的肛门,刺得我「啊」的一声哀号,又缓缓的一拔,拉出了我的屁眼,扯得我咬着牙「嗯嗯」的闷哼。就在我的悲鸣声中,粗硬的肉棒一挤一拔的挫撚着我的肛门。异物的刺激令我的括约肌收缩,吸紧了他的阴茎前端,令他一直爽的发出「啧啧啧啧」的声音。而无能为力的我尽管遭受这样非人的对待,也只能撅好屁股跪着,涕泪纵横的趴在他的巨根之前经受,用着已经喊哑的嗓子继续嘶号,宣泄身体彷彿要被破成两半的痛苦煎熬。

  「啊!啊……!我会死掉……我会死掉啊!」我声嘶力竭向大支求助,但大支毫不怜惜地继续挺动他粗大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往我肛门里舂捣。小伟和阿大似乎都已经尽兴,一个坐在沙发上一边抚弄自己软垂的阴茎,一边无聊的拿着麦克风跟着萤幕哼着歌;另外一个拿着摄影机在看着机上的屏幕,似乎正在回味刚才奸淫我的过程,没人在意被大支奸淫的我,正痛苦的撅着光屁股,跪在地上趴着忍受生不如死的煎熬,小伟甚至在我面容最为扭曲的时刻,还过来对着我的脸取了几个镜头。

  当大支拔出插在我肛门里的阴茎,把我从跪姿翻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陷入半昏迷。赤条条的雪白肉体软趴趴的跟着他扳反的动作瘫躺在地上。这时我眼前的影像已经一片模糊,只看到大支朦胧的身影矗立在我的两腿中间。他擓起我的双腿把我拉近他的下体,接着乔了一下姿势,扶着他刚从我屁股里拔出来的阴茎对住我的阴户……

  「不要……好髒……」我模模糊糊的,似乎这么呓语着。

  但大支好像没听到。我感觉到他的东西顶了一下我的阴户,接着我的阴唇就再度分开让那个东西滑了进来,那个滑进来的粗大东西一下子就把我的阴道给塞得满满的。

  「唔!」肚子里瞬间的饱涨令我挺起身子发出呻吟。接着就感受到那个穿过身体的东西从下面往我的身体里面推顶。我模模糊糊的看到大支挺着身子,一手提着我一条穿着紫色丝袜的纤长的小腿,同时在我的两条大腿中间前前后后的曳动他的腰部。

  我高高的擡着两条长腿,跟着那东西的推顶一浪一浪的在地板上面摇晃。身体里的异物也跟着他的腰部动作一进一退在我股间进进出出。我茫然的撇过头去,失神的咬着自己葱白的玉指,跟着两腿间传来的推送在大支的胯下晃浪。

  当我再有意识的时候已是钻埋在阴道里的里那一只巨大的蠕虫又再度鼓踊起来的时候。球状的硬挺坚物里涌泄出一股一股热喇喇的喷流,一跳一跳的自我的体内顶触到我的小腹,将它们激射在我的肚子里,烙烫得我的整个下腹都烧滚滚的。

  我的肚子里早就被这几只畜牲灌满了他们的精液。被巨根塞满的小穴里没有多余的缝隙可以容纳这么多人次内射的精液,所以这些髒东西一部分灌进了我的肚子里,一部份从我的阴穴里喷流出来。

  从刚刚他们开始对我3P轮奸的时候就已经是他们的阴茎一边插入,我被内射在阴道里的精液就一边被搾挤出去的状况了,现在大支射进我身体里的精液更是因为他巨大的阳物佔尽了我阴道所有的空间,使得射进阴道里的精液因此被射精灌注的压力挤得从阴户喷了出去。另外有一部份的精液则可能被射进我的子宫里了,因为即使是大支的肉棒从我的阴道里抽拔出去之后,我依旧感到肚子里涨鼓鼓的很难过。

  被排挤出去的精液溢流的得我满腿都是。我无力的看着刚泄完精的大支从我两腿中间站起来,他的阴毛上、阳具上,两股间都湿漉漉的沾满了精液之类的分泌物。刚刚还趾气高昂的在我身体里面横冲直撞的大阳物,此刻已软焉得像只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悬挂在他的两腿中间。

  他跨过了我的身体走到我的脸旁边,弯腰抓住我的头发,一把把我拉起来。我软瘫的倚着他的大腿,被他揪着脑后长发仰擡了头,箕坐在地上乏力的张着嘴。他丧了气的巨根就软垂在我的脸旁,我忖想他会像刚刚一样把我的小嘴当成下身盆一样的使用。但我已真的累到不想动了,所以做好逆来顺受的准备。不过很意外的是他这次没有把那条软焉的鸡巴塞进我的嘴里叫我吹,反倒是小伟他们起身走了过来。

  我一看到小伟他们走过来,刚刚被他们三个无止尽的轮奸个不停的恐怖立刻笼罩住我。我惊恐的看着阿大、小伟他们向我靠近,张大了嘴畏惧的向后退缩,却碰到了身后的大支阻住了我的退路,但自体内涌出的恐惧使我无法自主的继续后退,以至於不停地往他身上挤。他看我一直害怕的向他身上缩,揪着我的头发向上一提,止住了我的移动。

  「好像被我们干怕了呢!」小伟说。

  「嗯,对呀!今天真是一场好干。」大支说:「都怪你们今天找的这个学妹的鸡巴坑长太好,让我干得欲罢不能,射了不少呢!」

  大支边说着,边揪着我的头发向下拉,让我的脸仰起来对着他。他对着脸上精痕犹未涸乾的我说道:「学妹,你今天赚到了嗄!反倒是学长今天亏了不少,被你吸收了一堆阳精嗬!」

  我闭上眼睛,无力也不想理他,由着大支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拉仰了脸。
  「幸好豪哥不要她,不然我们就用不到这么好的鸡掰坑了。」阿大说:「难得的名器,就是要好好玩个过瘾!」

  他说着弯下来,我睁眼看到他蹲在我的面前,跟弯腰看着我的小伟一起。他伸手在我的脸蛋上拍了拍,说:「涵琪好鸡掰,我还可以再干你好几次……」
  「啊…啊!」阿大的话使我不自主的从喉咙里挤出了来自於心底恐惧的声音。尽管他们两人的阴茎现在正软垂的悬吊在赤裸的下体上跟着他们的阴囊一起晃来晃去,但刚刚不乏他们从本来软垂不举,之后又突然硬挺勃起,然后过来将我插入的情况。所以我从心底害怕他们会因为某种缘故再度坚硬起来继续将我轮奸。
  恐惧令我想转过头去,不过我的头发被大支抓在手里,不得不仰着身子,像只即将被割喉献祭的牲畜一样的抬着头。浮起的重心和被控制的头部都使我不得动弹,只能耸起赤条条的雪白肉体,提着一颗心,悬坐在地上恐惧的看着在我面前的阿大跟小伟。

  「呵呵呵呵!看来今天给她灌了不少呢!」小伟用摄影机对着我湿淋淋的小穴笑说。

  「呵呵呵呵,是啊!来看看有多少。」大支一边揪着我的头发笑着回答,一边弯下腰去,伸手向两边分拨开我的双腿,然后把两个指头按到我的阴门缝里,用力分拨开我的两片小阴唇,白白的精液从小阴穴里垂溢了出来,牵着长长的丝,滴沥在地毯上。羞愤也化为两行清泪从我的眼眶中沿着脸颊跟着滴下。

  「咦!怎么这么少?」浓浓的精液只滑出了白白的一坨就不再往外流了,令他们有点惊讶。大支揸合了几下压按在我小穴上面的中、食二指分闭了我的小穴几次,想看看揉一揉之后会不会后续还有精液从我的小穴里流出来,但拿着摄影机在对着我的小穴录影的小伟脸上也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似乎是没有。

  「来,夹!」大支抓着我的头发,凶恶地对我说,同时把我的头向我张开的两腿中间按下去。他另一只手压着我的肉缝,用两根手指一揸一合的分合着我的小穴命令我:「夹紧,用力挤!」

  「呜……嗬嗬……」我弯着腰对着自己的下体,看着大支压在我阴户上面挼动的手指,委屈的哭起来,但对他的话却不敢不从,踞坐在地上张着两腿乖乖地用力收缩自己的阴道,一夹一夹的想要挤出被大支射在阴穴里面的精液。可是我的小穴虽然一缩一缩的,但肚子里面的精液却毫无动静。

  「干!」焦躁的大支乾脆分开我的双腿,把手指插进我的小穴里抠挖,摄影的小伟也伸出手指插进我的阴道里钻探,连旁观的阿大都来凑一脚,他一手扳开我的膝头,一手手指抠住我的小穴穴口,帮他们把我的小穴用力的分开。

  「啊嗄……!」我被大支按住头,两脚开开的箕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被三个男生同时抠挖的小穴嚎啕大哭。数根手指在阴道里钻动的感觉从下体传来,使我感到不适;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穴被人随意抠挖的屈辱却更让人羞愤。
  我的小穴被抠挖得「咕啾咕啾」响,里面的精液又流了一堆出来。精液涌出的瞬间,他们「哇喔」的爆出了一声的欢呼,接着就掰着我的小穴看着浊白的精液从开敞的洞口里垂流到地上。眼看着穴口的精液即将流尽,揪着我头发的大支伸手就往我的肚子上压挼。我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和能力,虽然小腹被他压得很痛,但也不敢阻止。不过我被他压着头,也只能哭着看他的手挼着我的肚子用力往我耻丘方向捋到我的阴毛上,把他们射进我腹腔里的精液搾出来。

  「喔!出来了!出来了!又出来了!」白浊浊的精浆又从我的阴道里涌出来了,这些畜生们又兴奋的爆出了一阵欢呼。我低头哭着,看着从自己阴道里垂流下来的精浆在我张开的两腿之间慢慢的积渚成了个小水塘。

  「哈哈哈哈!干!好色喔!」小伟说:「妈的我鸡巴又硬了啦!」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