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人妻的情欲——意外】【作者:俪人】
【人妻的情欲——意外】【作者:俪人】
字数:8652


  与老公结婚已有五年多了,我俩的性生活由原本的一周多次、几乎快要天天了,慢慢转为一个月才几次,原因无它,只是老公因为工作关系越来越忙碌,还经常出差,我经常需要加班。

  但我俩并未就因此产生疏离,反而把握每次短暂相聚。我很担心这样生活会危及到我美满的婚姻,便辞去工作好好扮演为人妻子的角色。这样的调整生活方式,使得我们婚姻更加美满。但在美满的生活总会有不小心的意外发生。

  就在过年前,老公的表妹刚结婚,他们俩小夫妻为了等存够钱,在买房子,便搬进我家三楼客房,原本这栋三层半透天是我与老公爱的天地,起初还真不习惯,慢慢经过了半年多,我也已经习惯了,反而多了表妹陪伴,不然像这次老公要出差两个月还真难敖。

  但意外发生了,我竟然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

  在这夏季早晨已经9点多了,我懒洋洋起床,睡衣也还未换下就直接,上了四楼,(我们家四楼摆了几台运动健身器材),想说先运动个一小时再下楼换衣服,因为平常上班时间,表妹他们夫妻俩老早就出门上班,家里也只有我独自一人,所以早晨我经常还穿着睡衣在家晃来晃去。

  我先是在跑步机慢跑个三十分钟,已经开始流汗了,便换坐洛克马,就在坐定后要开始拉,背后传来一声:「表嫂早!」是小杰的声音。

  我吓了一大跳,在我惊魂未定时,小杰已站在跑步机上,微笑的看着我,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却故作镇定地问:「今天怎不用上班?」

  小杰说,最近工作才忙完,主管要他好好休个年假,原本打算与表妹一同,但她最近不能一次休很多天,所以就此作罢。他想说先在家休息两天,好好睡饱觉,过两天要回南部去看爸妈,没想被跑步机给吵醒,所以就上楼来也动一动。
  与小杰聊了好一会,我才惊觉,我还穿着睡衣,这是一套三件式淡紫色丝质睡衣,上衣是件半透明低胸细肩带,胸前些许蕾丝花纹刚好遮住乳晕;下身是宽松测边开杈短睡裤,外面一件短袖素面短罩杉,足以遮住臀部,质料虽薄但不透明,只印出里头些许蕾丝花纹;腰间绑一条腰带,但那条腰带已被我抽起绑在头上,所以衣襟全开,里头睡衣因为流汗几乎完全贴黏乳房,将我那丰廷乳房完全展现,如果仔细还能看见那粉红乳晕。

  难怪小杰刚与我聊天时,眼光不时放在我胸前。而我也偷瞄了一下,他的裤裆已微微隆起,一时间我并没有感到生气,没想到年近三十岁的我还会被小我快六岁小子偷瞄。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偷瞄,只是这次不知是看傻了,还是更大胆直视,总之不会让我厌恶,反而内心感到异常兴奋,下身一股温热暖流慢慢留下。但理智告诉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孤男寡女衣不蔽体,不出事才怪!

  我便一手抓起衣襟,不让春光继续外泄,一手扶着把手慢慢地离开洛克马坐垫,不敢太大动作,以免春光再泄。事与愿违,越是小心反倒脚被坐垫绊倒,跌了个四脚朝天。

  小杰也很迅速来到我面前问:「表嫂你有没有摔伤?」

  我忍着哀痛望着他,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两腿根部,原来我两脚微开,宽松短睡裤下穿了件透明薄纱小三角裤,阴毛不多的我加上刚刚流下淫水,整个阴唇应该清晰可见。

  我才赶紧双腿并拢,说:「小杰扶我一下。」

  当小杰由正面将我扶起时,脚踝抽痛,一下双脚一软,还好小杰够快抱住了我,免得再度跌坐。这一抱,我的脸正好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我的双手因害怕跌倒而环抱着他的腰,小腹间也感到一硬物顶着我,而我丰满乳房紧紧贴住他的身体,耳里传来急促的心跳声。

  这一刻我不敢抬头看他,怕会忍受不住,本想请他扶我下楼到我房间,但怕他会有所误会,我只小声地说:「小杰,扶我到旁边沙发坐。」

  不知小杰是听不清楚,还是故意低下头来看着我的眼睛,问我:「表嫂你说什么?」

  我只得稍微将头抬起看着他火热的眼,微启我性感的双唇才准备再说话时,小杰也不等我说话,温热双唇已轻吻上我。

  他突然的举动,好像是我期待已久的行为,闭上双眼微微伸出舌尖,马上被他吸住,一时间与他两双唇完全紧密结合,与他舌尖交错,久久无法分开。而他下腹部更加不老实,除了顶住我的小腹外,不时还会扭动臀部在我两腿间与小腹来回,上下移动,每当顶到我的敏感处(阴阜)时,我居然不自主发出「嗯……嗯……嗯……」的淫荡声音。

  而小杰的手开始一手环抱着我,一手则抚摸我的双乳,我小声哀求说:「不行……喔……喔……喔……小杰……我们不可以这样……喔……喔……」在拒绝声中夹杂着呻吟声。
  
  小杰完全不理会我,继续抚摸搓捏,虽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也是无比刺激,一股又一股的暖流不间断流下。我脑海里还认为是老公的手,所以大胆地自行将外层睡衣脱落,只剩几乎透明的细肩带睡衣,这件通常是留给老公慢慢脱。
  说也奇怪,我竟然与小杰会有这般默契,他的嘴已缓缓往下经由粉颈来到双峰,隔着睡衣慢慢舔着我敏感的乳头,时吸时舔,这时我的欲火已完全燃起,双手不断来回摸着他的头与脸颊,深怕他会离开我的双乳。

  而我的喘息是越来越急促,口里更不时地发出「嗯……嗯……嗯……嗯……喔……」的淫荡声。这时他已扯下睡衣肩带,一手握起我浑圆的乳房,大口吸吮起来。

  「嗯……嗯……嗯……喔……」我心里头大声地喊:「好老公……你吸得我好……好舒服……喔……」

  眼前正挑逗着我、吸吮我双乳的男人是表妹的老公,还好这时楼下的门铃响起,才让我回到现实中,眼睛睁开用力推开小杰,拾起睡衣紧握胸前,羞红着脸低着头,请小杰赶快下楼:「可能是宅急便送东西来,帮我收。」看着小杰失望下楼,我也赶紧回到二楼房间将房门锁起。

  坐在梳妆台前,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体只被睡衣半掩,乳头上还残留着小杰的唾液,原本浇熄了的欲火再度燃起,我一手揉捏着乳房,另一只手滑到两腿根部,隔着湿淋淋的三角裤搓弄阴核,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的不伦激情。

  「嗯……嗯……」我忍不住将手指从三角裤边缘伸了进去,「嗯……嗯……喔……」更大的呻吟声从喉咙里发出,这时极需温暖坚硬的阳具才能满足。
  我口里还怨着老公怎不快回来,直到房外敲门声才被打断思绪。

  小杰说:「表嫂请开门,有你的包裹。」

  这时我怎敢再去开门,就隔着门回他:「知道了,你帮我摆在门口就好。也请你忘记刚刚的事,拜託你了。」

  一直等到他上楼的声音响起,我的心情才慢慢平静,到了浴室扭开莲蓬头让冷水从头往下淋,好让火热身体冷却下来。梳洗完后,只穿浴衣待在房里一直到了11点多,肚子才觉得有点饿,还是百货公司逛逛,免在家里单独与小杰两人产生尴尬。

  说实在的,以小杰的相貌、体态,加上幽默风趣的谈吐,待人又体贴,他在我的观感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若不是因为与他有着亲戚关系,与他发生婚外情也决不后悔。

  还是别胡思乱想,准备出去吃饭逛街吧!我拉开卧室窗帘看着外面阳光,这夏天还真是酷热,得挑件凉快轻薄洋装穿,不然走在热闹街上真会叫人中暑。打开衣橱挑了件粉红色V领无肩洋装,而里头的奶罩也要是粉红色的,不巧其它的不是在洗衣篮就是晾在外面,就剩手上这套。

  无肩半罩式而且有点小,穿起来更将我双乳硬是挤了一半在外,恰好遮住乳头而已;而裤子又是件丁字裤,前面那片三角料,与胸罩花纹一样,背后在一小小细长倒三角透明布料,穿起来极为诱人,也是老公最喜欢的一套。想想也没关系,反正穿在里面。

  穿完后站在镜子前左右端详,丰满的乳房将洋装胸线高高撑起,胸前V字领口露出些许乳房,深深乳沟极为性感。

  提起包包大方走出房门,到了楼下小杰也好像准备出门,小杰再度露出亲切微笑,礼貌地问:「表嫂,你也要出门?而我正想到外面吃午饭,不如就一起用餐,我请你。以前念的大学里有间很不错的餐厅,还可以俯瞰整个关渡平原,而且离家又很近。」

  本来说不用的,最终还是难以推辞小杰一再邀约,好吧!吃饭又不会怎样,於是我就坐上他的机车。起初小杰骑得有点快,也可能是我太久没坐过机车了,紧张地抓着他腰间衣服。

  几分钟后终於等第一个红灯,我将身体趋前,在他耳边说:「小杰你骑慢一点,我有点怕。」这时因身体俯向前,胸部碰到他的背,他也礼貌性的往前挪一些,真是个绅士。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车程里,他总是慢慢骑,尤其遇到要煞车,或遇到坑洞更是缓慢,且一路上一直说些他念书时的趣事。我也不再那么紧张了,原本紧抓的手变成轻轻扶在腰间,而身体也越靠越近。

  来到餐厅,我们特别选靠窗边坐下,我讚叹一声:「真美!真的整个关渡平原就在眼前。」

  我们边用餐边聊天,大部份都是小杰在说他学生时代的趣事,我听得很感兴趣,一直「呵呵」地笑,小杰也说得津津有味,越说越带劲,还不时偷瞄我因笑到忘形而起伏抖动的胸部。

  因为我念书时一直是个乖乖女,更不懂打扮,一套衣服可以穿上一整季,还戴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许多同学大学四年不知换了几任男友,而我始终没人注意到,只能偷偷暗恋。

  也不知聊了多久,小杰提议说:「表嫂,我们去海边走走,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废弃海水浴场,没什么人,可以悠闲漫步在沙滩上,而且景色很棒,是北台湾少有的。」

  我一脸狐疑表情,小杰赶紧接着说:「相信我,绝对会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我只好耸耸肩说:「好吧!」

  在午餐时与他聊得非常尽兴,自然就解除心防,还说了许多趣闻,也让我开怀许多,自从先生出国以来就没这么开心用餐了,想想这人也真不错,就当是自己的弟弟般不就好了?

  步出餐厅坐上机车,才想到问他:「小杰,我今天是穿洋装耶!要不先回家换套休闲装吧?」

  小杰则说:「表嫂,随你的意思,我都方便。不过谁说不能穿西装或洋装到海滩散步?我就有几次上班时间翘班跑来这散散心,走一走、晃一晃,心里真的轻松许多。况且你今天穿着非常美,换掉多可惜啊!」

  「好吧!如果不好玩再找你算帐。」听到对我的讚美,心里却非常开心,我逗趣娇嗲说着,顺便捏一下他的肚皮,他「哎哟」一声,身体的反射动作将身体后趋了一些,碰到我的胸部,我不知为何没回避,且捏他肚皮那只手就停留在结实的腹部上,好像被黏住了似的。

  我的胸部与他的背更接近了,随着机车走走停停,我的双乳时而轻轻碰触、有时整个贴住,很奇妙的感觉,说不上来。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着,终於到了,大门封死了,小杰带着我走在围墙边边,不一会穿过一小片树林,眼里所见的是一大片很原始的沙滩,沙滩上只有一两对情侣在玩乐,而我们俩也很像,除了我外型比实际年龄低以外。

  还有,因为刚刚走在围墙边时不是很好走,所以小杰的手牵扶着我的手,一直到这片平坦沙滩时,他的手依然没放开。牵着他的手不像牵着弟弟,反倒像是情人般那样温暖。

  我俩很自然就这样手牵手,另一手提着鞋子,漫步在湿润沙滩上。这感觉好甜蜜,好像六年前与老公在马尔地夫渡蜜月时也有这样感觉,但今天有着类似感觉却是老公以外的男人。因为婚后也忙,游泳也都在有泳池,不一样的。嗯,还是别想了。

  小杰很贴心地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多问什么,就直接开口先说一小段笑话,暂时化解了我比较的心态。而他说笑话的工夫真是一流,再次逗弄得我一直「呵呵」的笑着。而他的笑话是越讲越黄,而我是越听越害羞,有时他还作谜题让我瞎猜,当然是有色的,见我答错时还糗我,我则娇嗲说声:「看我不饶你!」脚顺着扑上滩上浪花,踢些许海水溅洒在他身上。

  小杰也不肯相让,等着更大的波浪,逆向重重一踩,溅起更大片浪花,溅湿我的裙摆。这时我们俩是越玩越开心,越踢越多浪花的地方,每次他准备踢时,我都开心尖叫着躲开,像个十几岁小女生般开心。

  眼见踢不过他,乾脆弯腰用手泼,这个方法果然奏效,他的上衣被我泼湿了一大半,欢乐之余才发觉他的眼睛直盯着我胸前,我才低头一看见,两颗奶子几乎暴露在外。

  我红着脸娇嗲地说:「我要惩罚你这个小色狼!」说完便将他推至较深的水域,好让浪花全溅湿他,结果当一波浪快要沖向他时,他迅速反将我强拉着,好像好从背后抱他的样子。很快海浪沖上他正面,他正面全湿,但我也好不到哪,虽然前面没全湿,背后已湿了一大片。

  我顺口说出:「你完蛋了,我现在要以表嫂身份命令你不许动,乖乖站直让我泼。」

  「求求你,表嫂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小杰调皮双手捏着耳朵,像个孩子在求饶。他这举动实在非常逗趣,我先是弯腰用手泼个两下,想起来才不要便宜你,还是用脚踢。我等着大一点的浪再踢,看着海面心里估算着,嗯,这个一定够大,结果这波浪比我想像还大,心里正高兴着,一踢……

  确实很大的浪花,这时我重心不稳反被浪花沖倒,跌坐在沙滩上,我的下半身全湿了,正糗的时候又来一波大浪,在我还来不及站起来时,我从头到脚全湿了。

  而且这件淡粉红洋装哪经得起泡水,泼一两滴还不会怎样,一旦泡水后简直就成透明状,两颗浑圆乳房被略小的奶罩托得高高,而罩杯只罩住奶子的二分之一,有一大半奶子根本就没得遮掩。下半身更糟,前面还有一片小小倒三角形蕾丝布花,但也成半透明,一小撮阴毛清晰可见;后面就不用多说,高翘的臀部只被细长的倒三角形布,或说绳子从中分开。

  这时的小杰居然说:「那我也陪你一起弄湿全身。」说完便躺在海水中翻滚几下。

  我见状马上笑了起来,拍了他几下便说:「我又没生气,只是很糗很丢脸,不过还好方圆三百公尺内没人,不然就真丢脸了。你快起来,想法子把衣服弄乾吧!」

  说完后两人起身,小杰的眼神更加停留在我胸前,我白起眼,以半凶的口吻对他说「不准偷看,不然挖你双眼!」说完便伸手摀住他的眼。

  由於小杰的身高足足高出我一颗头,为了顺利摀住他的眼,我必须将身体趋近,而湿淋淋双乳也贴在他身上,我再次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力。

  还好他先开口说话:「这样我怎能走路?」

  「好吧!不许再色迷迷地偷看。」话说完我便放下手,就这样我一手拉着背后裙摆,不让湿掉的裙子贴在臀部,一手挽着小杰的手臂,用他手臂档住春光外泄的丰满乳房,结果他的手臂自然在我双乳中间来回摩蹭,我几次还差点呻吟出来,而丁字裤里已分不清是海水还是淫水。

  终於来到刚才路过的小树林里,我这才放开他的手臂,双手对着洋装又拧又拍,看能不能弄乾一些,也拍掉沙子,而我的双乳更随着拍打节奏上下抖动。这时偷瞄了一下小杰,他的裤裆已明显鼓起,这时我也不再阻止他的偷瞄,反而加大动作,甚至弯腰拧裙摆及拍动,而那双乳简直就快蹦出来,这也是我第一次有这样异常的感受,他越是看得出神,我越兴奋。

  直到远远好像有人走过来,小杰便脱下他的T恤要我套上,他的T恤是黑色又够长的,足已遮过臀部。我俩就此步出树林,两人互看着对方的狼狈样,不禁发出会心一笑。

  这时他光着上半身,我则糗他说:「不错喔!有点肌肉,可以到街上去诱惑那些小女生。」

  小杰接着说:「都无法诱惑你了,怎还能去诱惑小女生?最诱人的是你,不论身材、长相、气质,都能令男人神魂颠倒。」

  我开心地娇嗲说:「油嘴滑舌地胡乱说,我都三十多了,令谁神魂颠倒?你可不许说那些老伯伯喔!当心我会打你喔!」

  「真的,我就是其中之一。」小杰斩丁截铁说着,并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一时间让我不之所措,羞红了脸。我不敢正眼望着他,并说着:「少贫嘴了,想个法子解决我们现在的狼狈样,总不能这样回家吧?」

  小杰很快伸手一指不远处,说着:「那边有家海景旅店,我们到那里沖洗身体,再请旅店帮我们把衣服烘乾。」

  我害羞尴尬的说:「可那是宾馆耶!我们一起进去,被人误会怎么办?」
  小杰则说:「不然你我分头进去,再不然分两间房间不就好了?」我想想也对,就点点头。

  到了旅店柜台,柜台小姐说:「今天定房都满了,你们只要休息洗澡,还有一间海景房可提供休息,髒衣服,我们有洗衣部可以为你们服务。」

  我愣了一会,小杰我到旁边礼貌地说:「还是你上去就好了,我没关系。」
  我靦腆小声的说:「好吧!还是一起上去分开洗,只要你不乱来。」

  一到房间我都还来不及多看一眼,便快速冲向浴室,脱掉洋装,包着浴巾迅速将衣服丢出浴室门外,只听到小杰说:「等一下……」没等他说完话,我抢在他前头说:「别过来,你敢过来别怪我翻脸。」

  说完马上关门上锁,脱掉胸罩与三角裤,调好水温,慢慢洗净身上的海水与沙子。很快地洗完身体,我还不急着走出浴室,就让热水继续流着,假装还在洗澡,然后走到洗脸台,倒些乳液涂抹身体。

  涂抹中看着大面镜子里全裸的我,娇羞粉红脸颊,细腻的肌肤匀称,身型、双乳更是坚挺,平坦小腹下的些许阴毛,真的很诱人。只是我以前生性保守,在衣着上总不敢穿太紧或太露,直到遇见老公后,不断鼓励下才敢展现傲人身材。
  回想小杰对我的讚美,像似一股暖流过心头,带着羞红双颊开心地搓洗胸罩与三角裤,些微弯腰搓洗胸罩时双乳还不停抖动。洗完后依然站在镜子前,用吹风机将三角裤及胸罩吹乾,而布料较多的胸罩无法完全吹乾,想说还是带到房间晾。

  我穿起浴衣,腰带一束,薄薄的浴衣让胸型完全展露,两颗挺起的乳头更是明显,没办法,只好先穿上微湿胸罩。穿上浴衣后双乳更是明显,由於这家旅店浴衣虽不透明,但很薄,微湿胸罩马上印出浴衣,胸罩上蕾丝花纹清楚呈现。算了,不再自作聪明,先用手稍微遮掩一下,待会再吹乾。

  在浴室里已杵了半个多钟头,是该换人了,带着羞红脸庞走出浴室,只稍微看了小杰一下便唤他进浴室。

  等到小杰进了浴室关上门,我才倒杯温水慢慢喝着,顺便环顾四周,发现浴室外墙上有一大面深褐色的玻璃,从玻璃里映出的画面不是我,而是小杰洗澡的身影,才惊觉那我刚刚在浴室里所有举动,不就都被小杰看得一清二楚?羞却的我心跳开始加快发。

  而我的脚步不是往后退,却不自觉往前移动,好更清楚看到全裸的小杰,已见过他的上半身,目光直接跳到小腹以下,浓密阴毛下阳具已高高翘起了,只见他用手沾满泡泡来回不断搓洗。小杰很快洗完后,站在洗脸台前,那硬挺高举的阳具更是完全显现在我眼前,虽然隔着一道玻璃,却是那么逼真,而我内心再度燃起熊熊欲火。

  他没正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杰知道会被我看见,简单清洗好他的内裤,穿起浴衣,而他那高举的阳具把浴衣顶出一个大斗篷,他知道这样出来会很没礼貌,只见他弯下腰不断用冷水泼洗脸。

  为避免尴尬,我赶紧离开那面玻璃,走到窗边假意欣赏夕照下的海洋,看着黄昏下平静的海洋,内心却是澎湃汹涌,胸前随着喘息起起伏伏。

  这时小杰已走到我身后,双手轻轻放在我肩上,低头先是亲吻我的秀发,接着在我耳后轻声说着:「今天夕阳真美,表嫂,让我抱着你一同欣赏这美丽夕阳好吗?」

  小杰没等我说好或不好,弓着身体,双手已从背后环抱着我了,见我没有反应,便将他右脸贴在我发烫的左脸上。我依然沉默地望着窗外,美丽的夕阳在我眼里越来越模糊,只听见自己越来越大的心跳声,而背后更感觉到有异物顶在我臀部,慢慢变大、变硬。这时我下体已不老实地流下淫水,我用力将双腿夹紧,用力深深吸口气,看能否忍住欲火。

  小杰见我无任何反应,便展开攻势,先是轻轻亲吻脸颊,再移往耳朵伸出舌尖轻舔着耳骨,双手隔着浴袍上下来回抚摸着。我紧咬着下唇,但喘息却越来越大声,小杰见状觉得时机成熟,一手从衣襟伸了进去,拨开胸罩,一把握住丰满的乳房。

  当他温热的手握住乳房时,我已经忍不住了,「嗯……嗯……嗯……嗯……喔……」地呻吟着。

  我放弃了矜持,小声说:「小杰……嗯……让我躺下……嗯……喔……」
  小杰很听话地慢慢抱起我,走进房间将我放在床上,慢慢解开我的腰带、拨开浴袍,将我的身体坦露在他眼前。我紧闭着双眼感觉他的温柔,他低下头亲吻着我,双手绕到我背后解开胸罩,双手托起双乳轻轻揉捏,他的唇往下移动,大口吸吮起乳房。

  「嗯……嗯……喔……嗯……」我的呻吟声越大,他便越卖力,我的手压着他的头来回抚摸,口里不断发出叫声:「嗯……嗯……喔……」

  这时小杰更将头往下拨开双腿,隔着三角裤开始舔我非常敏感阴蒂,我更加难受了,「嗯……嗯……嗯……喔……」不停扭腰摆臀动,淫水持续流下。
  小杰见我好像忍受不了时,起来除去他身上浴衣,脱去我的三角裤,拨开双腿扶着他那坚挺阳具「滋」一声插入,然后俯下身体抱着我,扭动腰快速前后进进出出。

  我舒服得想大声淫叫起来,想想还是不敢太过放荡,只好紧闭双唇,但鼻息依然发出「嗯……嗯……嗯……嗯……喔……」淫叫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眼睛微张看着小杰继续卖力抽插,不自觉伸出双手扶着他的脸,深情望着他,心里头不断说:『小杰你好棒喔!喔……你让我好舒服,继续……快点!再用力……』

  小杰见我用迷离的眼神望着他,似乎了解我的指示,抬起我的双腿靠在他的肩膀上,下身更是用力地抽插,不时传来「啪啪啪」的声响。这时我的阴道更加夹紧他坚硬的阴茎,龟头不断在阴道里磨擦着,阵阵的酥麻不断传上脑门,再也忍不住了。

  我摆脱女性应有的矜持,双手紧握上下抖动乳房,开始放声浪叫:「喔……喔……好……喔……喔……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喔……嗯……嗯……嗯……啊……小杰你好棒……干得我好舒服……快……快……再快一些……好弟弟……弄得我好舒服……啊……喔……喔……喔……快……快……用力……再用力……喔……喔……我快要高潮了……喔……喔……喔……」

  就在这时候,我阴道里一阵又一阵抽搐颤抖,我知道自己已经高潮了。
  这时小杰正好也抽出阳具,继续顶在阴阜上,我用双腿夹着他那还不歇息的阳具,继续在我大腿内侧磨擦,不久便射出浓浓精液。

  之后我俩没有立即起身,依然互相拥抱亲吻着,像似久别重逢的情侣,持续温存刚发生的激情,久久不能分离,直到柜台打来电话,准备将已洗净的洋装与T恤送上来,我们才分开。我拿到洋装后便进入浴室,清洗掉身上的精液,换上乾净洋装后,我俩便手牵着手甜蜜离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皮皮夏 金币 +8 补分  
皮皮夏 金币 +8 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