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狂人日记】(续集)(29-30)【作者:xldong1987】
【新狂人日记】(续集)(29-30)【作者:xldong1987】
字数:32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集29

  我眼前的胡立法开始消失,我周围的环境也在变化,就像一道水中的涟漪,闪过,模糊之后,我不是站在城楼上,也不是在统万城上。

  我在一间古代的酒楼里面。就站在一张摆满酒菜的桌子边。

  一个中年的美妇人正在我旁边坐着,慢慢的喝酒。眼睛偷偷的不时左右乱看。
  我却是穿了一身书生的青衫,好像胸口被什么东西捆住。

  我应该还是那个霜公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女扮男装,出现在这里。

  在我的正前方,是另外一桌酒席,几个汉子正在痛快的喝酒。

  有个身背宝剑,女侠打扮的年轻美女正站在旁边,给一个汉子倒酒。

  「三十三年成一梦,万古青书载侠名,各位今天我就在此别过,敬各位。」
  汉子站起身,从女侠手中接过酒碗,一口喝干,拿起大刀扛在肩上,大步下楼。

  其他的几个人,一个一个的喝了酒,各人吟了一句诗,感觉都特别的豪迈,好像就要上刑场一样。

  然后,一个一个的拿起兵器下楼去了。有刀有剑有斧头。还有个铁棒上挂了个铁球,也不知道是什么兵器。

  其中有几个好像喝多了,撞得旁边的桌子乱晃。旁边喝酒的都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开。

  到最后一个汉子下了楼。

  女侠拿起酒碗,给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干,对空中轻轻说了句什么。
  也转身下楼。

  我偷眼看到,她眼里泪光闪闪,表情却很是绝决刚毅。

  我旁边的中年的美妇人拉我坐下。

  「这些人真是脑子有问题,搞荆轲摄政那样的事,该越隐秘越好,他们还怕人不知道,跑到长安最大的酒楼来搞告别仪式。他们这样能杀到人就怪了。
  人家真的豪士,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个猥琐的人,做事也是个胆小的人,放在那里你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有他平生的最后一击,你才看到他真的面貌,这才是真的大刺客,这就是水平差距。「

  中年美妇人一开口,把我吓个半死,他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居然是很清楚的男人的声音。

  绝对没有错。

  看到我满怀狐疑的看着他,他赫然一笑。竟然给我一种很妩媚的感觉。
  「没办法,这声音我就不装了,反正别人听不见。」

  正要问他,却看见小孩胡立法从楼下跑了上来,坐在中年美妇人旁边。
  这个小孩胡立法,比我听他吹箫的时候大了点,但是又比那个围攻统万城的统帅胡立法小了点。

  「崔司徒,他们真的去大魏了,要不要通知平城?」小孩胡立法竟然压低声音,喊中年美妇人崔司徒。

  我知道北魏的智多星,人称北魏诸葛亮的崔浩,就是官居司徒。莫非这人就是崔浩?

  可是,他这么大的官,为什么装作妇人,而且出现在长安?

  如果现在是在统帅胡立法围攻统万城之前,长安应该在大夏,或者甚至后秦的手里面,他们现在是在敌国里面。

  「不用管他们,他们成不了什么气候。而且他们要去刺杀魏国皇帝,可是,魏国皇帝就算在他们旁边,他们也看不出来。」崔浩小声的回答。

  两人互相看着,突然一起哈哈大笑。

  人生如梦。

  三个人继续喝酒,小孩胡立法却开始唱起歌来,歌声沧凉,

  我也应着节拍,唱起了现代的曲子「永定四十年。」

            立春之后几场雨水清瘦

            不着痕迹脉脉氲透卷轴

         楼外伞下何人广袖身影寂寞眉目温柔

            远过天边远不过日落江流

            白露之后寒夜霜降烦忧

            是心上秋不是纸上闲愁

         长街十里谁曾相问红尘奔走冷暖知否

            零落此身始知道天意无由

           不群则狂俗世人笑我簪花带酒

           于意云何青衫旧我自侧帽风流

             打马过闹市少年白首

         人声之外明月左右河汉浅浅星辰清秀

           低眉抬首送陈酿酣然一杯入口

            清明之后温酒剑上浇透

            道平生幻一场大梦不休

  连唱几遍,互相应和,两人非常聪明,马上就完全学会。

  小孩胡立法更拿出箫来应和,而崔浩就用筷子在酒坛上敲击作鼓点。

  三人都如同疯了一般。

  「好一个道平生幻,一场大梦不休!」崔浩拍案而起,在桌上丢了锭大银,在众人错厄的目光中,我们三人下楼,策马飞奔而去。

               续集30

  我和小孩胡立法,还有崔浩骑马飞奔,眼前的树木在飞快的后退,然后周围的环境又有了变化。

  眼前是红烛高照,我的手脚都动不了。躺在一张红木的大床上。

  满眼都是红色,红缎子的被子,褥子,红色绣花的缎子衣服,肩膀上和大腿根酸酸的,估计就是古代的点穴之类的后果,以前只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
  想不到是这个感觉。

  我身上穿着大红的喜袍,我这是要和谁结婚?

  一个胖胖的老头,两撇小胡子,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很好笑的穿了件不合身的新郎袍子。衣服太小,他太胖。

  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我这是被抢亲,强娶?

  我现在的身份是霜公主还是皇后?这个胖老头是谁?

  「哈哈,想不到我郭某人能娶魏国的皇后为妾,哈哈,那我不是比皇帝还厉害?

  皇帝的大老婆,是我的小老婆,那么,皇帝就是小皇帝,我才是大皇帝……「

  胖老头摇头晃脑,口里面喷着酒气,还有点口臭,在我的脸上乱吻,然后开始脱我的衣服。

  我很不愿意被这个又丑又老又臭的老头摸来摸去,可是被点了穴动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羞,很兴奋。下面好像湿了。

  老头把他的肥手伸到我的阴部,用中指头往里面乱探。好痒。

  我的神智完全乱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下体往上冲。

  我突然好害怕,我记得那个感觉,当年那个三国美女被张郃的兵侮辱,体能完全爆发前,就是这种感觉。

  我只感到从丹田有一股气冲了出来,冲开了穴道,然后,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一把抓住胖老头的咽喉,就像抓个小鸡一样,纤手一扬,胖老头被我像个标枪一样,从窗子射了出去。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

  当我再次清醒过来,我蹲在一条古代的大街的角落,准确的说,是一个市集的角落,周围有卖菜的,小吃摊。

  我头发披在脸上,身上发出很臭的味道。低头一看,衣服很髒很破。眼前还有个破碗。

  我,,,,我这是在当叫花子!轻轻摸了下胸口,软软的,我还是女人。但是估计谁都看不出来。

  「闪开,闪开,皇家卫队。」有人在喊。

  一队兵骑马从市集冲过,冲翻了不少摊子,一时间哭的喊的,乱成一团,我很敏捷的闪开了马蹄,还扔出个手上的髒馒头,把一个就要倒在马蹄下的小孩碰开,救了他的小命。

  馒头把小孩的头上打了一下,然后飞起来,撞倒了远处的摊子上的一个看起了很不错的小笼包的大蒸笼,包子飞得到处都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准确的落到了我的手上。咬了一口,不错,真好吃。

  乱定之后,市集照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没有人理会我的存在,也没有人施舍我任何的东西。

  还有小孩子向我吐口水,包括刚才我救的那个小孩。

  我没有理会,任凭那些髒东西打在身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就是不想动。丹田里面的内气在飞快的转动,我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但是周围的声音,包括很远的地方的声音,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真是奇怪。

  「这些皇家卫队今天已经从这里跑了三次了,再跑多几回,非出人命不可。」
  卖生猪肉的屠夫一边给顾客切肉,一边在嘟囔。

  「听说好像皇后不见了,他们现在挖地三尺的在找。」

  「好像前些时候河东郭家的家主被人打成了半身不邃,现在躺在床上就是个活死人。

  好像是个女刺客干的。色诱,哈哈,你懂的。「

  「最近好像这里好些高手都被人莫名奇妙的杀死了,罪名就写在一快破布上。
  但说大刀王五是坏人我真的不信。「

  「现在那些和尚也太不像话了。吃喝嫖赌都干。吃了我的东西也不给钱,我这小买卖倒要交好多税,还有保护费,干脆我也当和尚去。」

  「我老婆竟然和老王有一腿,他不就是个衙门的当差的吗?我堂堂秀才!」
  「小声,小心他们要了你的命,忍了吧。」

  信息就向潮水一样涌进来,我清楚的感觉到了每个人的无奈,愤怒,伤心,绝望,当然也有沾沾自喜,贪婪,盼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